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为人处世 > 正文
是否应该为获得幸福穷尽一切手段……
2015年08月06日 为人处世 ⁄ 共 3319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1,513 views+
(一)
  金风玉露,碧树琼花,清风袅娜,春色灼华。
  菱花镜前,萧梦星娥眉如画,眼眸似星,腮凝新荔,朱唇丰润,精致的五官似娇还嗔,再配上一袭天蓝色长裙,淡紫色纱衣,简直如天女下凡,令见者无不心动。移步轩窗,但见春色撩人,正是踏青采风的好时节。
  恰逢此刻,一个淡雅的白色倩影出现在小苑里,如琼枝一树,栽种在青山绿水之间,尽得天地之精华,又似蓬莱仙玉,散发着淡淡的华彩,微风拂过,给人一种飘飘欲仙之感。她便是萧梦星的姐姐,萧芸儿。这天她看春色不错,特来邀妹妹同去翡翠湖一游。
  一抹妒意掠过萧梦星的眼底。她真心不喜欢那张脸,虽说不及自己的精美,却别有一番超凡脱俗的卓越风韵,在父母,甚至那群奴才眼里,萧芸儿简直就是温良,贤淑,淡雅的代名词,且天资聪颖,琴棋书画样样都胜过自己。为此,她已失去了太多的幸福。
  好在前两天,皇帝下诏,念及她父亲为朝廷征战多年,功绩显著,特加封父亲为镇南大将军,并追封家中长女为贤德妃,十日后将被迎入宫中。如此看来,她与萧芸儿也并无几日相处的时光了。
  “妹妹,想什么呢,如此入神?我看今日春和日暖,不如一同携手游湖如何?”
  “我刚刚想到姐姐过几天就要去宫中了,自此一别,不知何日才能相见呢!”说着,已是潸然泪下。
  “哎,谁说不是呢,我也是万般不舍的。我走之后,妹妹定要照顾好自己,父母年迈,也要多为他们分担才是。日后,我若有幸得宠,定会恳求皇上为妹妹指一门好亲事。”
  而此番话听在萧梦星的耳里,却令是一番滋味,她恨透了萧芸儿那自以为是的模样,得宠又怎样,就可以左右自己的幸福了吗?还未进宫便如此了,若是进宫了,岂不更要将她踩于脚下吗!
  蓦然,脑海中闪出一计。
  (二)
  月色清幽,灯火流转,草木娴静,自适安然。
  入宫前夕,萧芸儿与父母一起用过晚膳后,各自伤感了一回,便都睡下了。谁知深夜,那娇嫩的玉肌上竟长满了血泡,脸色也愈加灰败。
  “莫不是吃了兔心?这孩子从小就对兔心敏感,六岁那年就是吃了它,全身才不停地长起血泡,足足病了一个月方好!可眼下宫中的人就要来了,女儿却突然病成这样,该如何是好啊!”二老心疼而又焦虑的守在床边,老泪纵横。
  “实在不行,我愿替姐姐入宫为家族化解这场燃眉之急。皇帝即不会因府中未照料好贤德妃而降怒,亦不会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病而对姐姐冷淡疏远。”萧梦星在一旁已是泣不成声。
  二老思忖许久,终是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,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也只有如此了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从此,萧梦星便是家中的长女,宫中的贤德妃。
  进宫之后,萧梦星真是爱极了金莼玉斝,绫罗锦缎的奢华生活,她凭借着自己的风情万种,与魅惑手段,很快得到了皇帝的荣宠。
  这天,她无意中听到皇帝在书房里愤然摔杯,怒斥轩庆是个老匹夫。于是,她暗中打探了此人,得知轩庆是前朝的大臣,博学饱览,颇有才学,却多 次拒绝了皇帝的邀请,不愿入朝为官。看来皇帝已经对他不耐烦了,听说他还有个儿子,说不定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!一抹讥笑浮现,看来,她帮姐姐找到了一份好 姻缘呢!
  “皇上,臣妾听妹妹说,她看上了轩庆之子轩玄,还说此生非他不嫁呢,这可如何是好?也不知他是个怎样的人物?如何就勾去了妹妹的魂了!”
  “哦?竟有此事。轩庆是个老古板,不愿入朝为官,但朕知他的儿子却胸怀大志,是个难得的文武奇才,只是碍于他父亲,一直未参加应试,即是如此,哈哈,便可以顺水推舟,赐他个官职,也好促成这桩好亲事!”
  未曾想,自己的苦心设计竟弄巧成拙成了一番美意了,萧梦星只得强扯出一抹笑,跟着附和。
  大婚过后,新人登堂谢恩,当萧梦星看到那两双紧握的手和萧芸儿满脸幸福的表情时,真想举起手来狠狠地给她两巴掌!再看身旁的轩玄,五官犹如 雕刻般俊美绝伦,淡雅而不失高贵,洒脱中更带英气,直让人心生爱慕。两人就这般携手并肩的站在大殿上,那种美,简直可令世间所有美好皆黯然失色。
  明明是她萧梦星高高在上,可面对萧芸儿,她为何为感到自己如此贫瘠?
  蓦然,脑海中再生一计。
  (三)
  西风猎猎,烽烟四起,山河动荡,外贼难御。
  龙榻之上,萧梦星缓缓舒展开皇上紧蹙的双眉,娇媚地说:“皇上可是为征战人选而忧虑,哎!我父亲本可以轻易击退劲敌,只可惜年岁已高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倒不如给轩玄个机会,让他领兵前去……”
  未曾想,几句枕边风就把皇帝给迷醉了,翌日便封了轩玄为征讨副将,领兵西下。只可怜那新婚燕尔,还未过几天安乐日子,便要面临长久的别离。
  此后的两个月,日子过得还算平静。这天,萧梦星邀母亲进宫叙谈,无意中竟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,萧芸儿不久前已被大夫诊出喜脉!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,为何上天总是眷顾着她萧芸儿!想来自己进宫那么久都没能怀上龙种,眼下皇上又被朱美人迷得神魂颠倒,对她愈加的冷淡,再这样下去,自己怕是地位难保了!
  很快,萧梦星便有了一个邪恶之念,她买通了太医,捏造出自己怀孕的事实,现在就坐等时机偷梁换柱了。
  终于,时机来了。由于前线主将刚愎自用,仗着自己打过几场胜仗,丝毫不听轩玄的提议和劝阻,最终落入埋伏,致使全军覆没。而轩玄更是身中数箭,因体力耗尽而英勇战死,只可怜他还是轩家的独子。
  宫中,萧梦星早已哭成了泪人,“真是可怜啊,怎么如此年轻就去了呢,我那妹妹可该怎么办才好!哎!轩家本就人丁稀薄,这次怕要无后了!现在,不知妹妹在家怎么哭死呢,我们自小同吃同住,心心相印,感情甚笃,还望皇上准许我陪她挨过这最悲伤的时段,在轩家待产吧!”
  “哎!如此青年才俊,失之真是我朝的不幸啊,萧芸儿能有爱妃这个好姐姐,真是她莫大的福气……”
  没有人注意到一抹冷笑浮现在萧梦星那娇媚的面庞。如今,她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将萧芸儿掌握在手里了。
  轩府中,萧梦星极为骄纵跋扈,每日看着萧芸儿大着肚子向她跪拜请安,真是一大享受!但她也不敢做的太过分,毕竟萧芸儿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个宝贝呢!
  终于,等到了萧芸儿孩子出生的那天。而萧梦星亦是有模有样的装作即将临盆,现在只等偷梁换柱了,她早已布置好了一切,到时候,只需告诉萧芸儿她生出的是个死胎,因怕对龙种不利,便当即拿出去埋了。
  谁知,萧芸儿竟陷入了难产,孩子生不下来,她的气息也渐渐消失。情急之下,萧梦星命人立刻剖开她的肚子,取出了孩子,但令她失望的是,那孩子并非是众人预测的男孩,而是个女婴。
  临死之前,萧芸儿吃力的留下一句话:“是否应该为获得幸福穷尽一切手段?”
  (四)
  万木枝凋,门庭冷寂,流水落花,春来又去。
  十五年后,萧梦星容颜渐老,依然没有子嗣,早已失去了皇帝的宠爱,唯一能够让她依靠的,也只有当年留下的那个女婴——念芸。
  念芸长得像极了她的母亲,那淡雅出尘的气质,如一块无须雕饰的天然璞玉,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够自成一景,深得皇帝得欢心。
  小苑一角的佛堂前,萧梦星哭笑着问佛:“难道这就是您对我的惩罚吗,逝者已去,却让生者在无数个煎熬的日夜里痛苦地挨过?每次面对念芸,我的心都如被凌迟般疼痛!我无数遍忏悔,无数次悲泣,却还是恨极了我自己,我该如何弥补自己得罪过……”
  不知何时起,她总会念及过去。
  那年,她三岁,姐姐五岁,姐姐笑牵着她的手,为她戴上美丽的花环。
  那年,她不幸染上风寒,唯有姐姐不分昼夜的守在床边,嘘寒问暖。
  那年,姐姐月下吟诗,花苑抚琴,引来众人围捧,她却是如此黯然。
  那年,姐姐让出自己的院子,微笑着说,只要妹妹喜欢,我便喜欢。
  ……
  那年,姐姐说无论他的夫君是谁,即是妹妹所指,便已安暖。
  那年,她假孕被姐姐无意间发现,她却没有拆穿。
  那年,姐姐死在血泊里,而她却没有去看一眼。
  本以为,她的泪水早已在这些年里流干,未曾想,那满溢的酸热依旧朦胧了双眼。
  不远处,她看到一抹淡雅的白色身影款款地向她走来,像那一树琼花般清雅淡然,她说“妹妹,想什么呢,如此入神?我看今日春和日暖,不如一同携手游湖如何?”她又突然倒在血泊里:“是否应该为获得幸福而穷尽一切手段……”
  “母亲,我是念芸啊,母亲,你看看我啊!”小女孩看着面前时喜时悲,神情不变化的萧梦星慌乱而焦虑。最后,只听她不断地重复着一句
  “是否应该为获得幸福穷尽一切手段……”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